中国社会悠悠万事唯此为大:排座次定名分www.
更新时间: 2019-11-02

  【按:一转眼我的第一本书《闲看水浒》出版已15年了。前些年有朋友和出版商建议我出修订版,被我谢绝。我总以为出旧作修订本是件不光彩的事,似乎自己写作能力枯竭了。近期我再检点这部书稿,觉得经过这些年的观察与思考,对于《水浒传》尚有一些在十几年前未能意识到的看法,或者以前一些看法而今看来有些肤浅。因此,我决定着手将这部书稿进行一次修订。且发原书稿的第一篇文章以示预告。】

  《水浒传》诞生差不多700年了,它是中国人熟得不能再熟悉的一部小说。这几百年来,认字的人读它,不认字的人听说书的人讲水浒的故事。这样一部中国人熟得不能再熟的书,我们今天重读,能读出什么新花样呢?而一百二十回的水浒,咱们该从何讲起呢?水浒中,最重要的学问是什么呢?我觉得,水浒中那么多梁山好汉,做了那么多风风火火闯九州,该出手呀就出手的事,所取得最重要的成果只是一块排座次的石碑。水浒传第七十回《忠义堂石碣受天文 梁山泊英雄惊恶梦》写到,宋江打下东平东昌,回到山寨,给死去的晁盖这位革命先烈做完法事以后,在夜半三更的时候,听到一声巨响,天上掉下一个火球,钻到地下去了——那样子好像阿凡达中的外星人来做客地球。天亮后宋江教人在火球落下的地方掘土,挖出一块石碑,上面写着天书文字。谁也认不得,估计比已然仙逝的国学大师季羡林擅长的吐火罗文还难懂。偏偏有个何道士说他家留下一本专门辨认天书的字典,然后将这石碑文字翻译出来,原来是水浒一百零八将的座次表。宋江当然排第一,接下来是卢俊义、吴用、公孙胜。这当然是宋江、吴用、公孙胜等人鼓捣出来的鬼把戏。-——陈胜、吴广在大泽乡里起事,往鱼肚子里塞写着字的纸条,这种装神弄鬼来忽悠人的把戏,可算是国粹之一。这个排名为什么重要?大家设想一下。一个规格很高的大会闭幕时,老百姓最关心的是什么?肯定不是闭幕会上洋洋几万言的领导讲话,而是大会公布的选举结果,谁排第一,谁排第二,哪些人是正式委员,哪些人是候补委员。就像三十六天罡和七十二地煞的区别一样。为什么呀?老百姓明白,开一个会,搞那么多准备工作,明的暗的都有,花钱费力,斗智斗勇,最重要的结果就是搞出一个排名表。梁山水泊的人,是生活在江湖上的人,也可以说是主流社会抛弃的边缘人,他们自己管自己,靠暴力生存下来。他们在暴力中建立了自己的秩序,也就是说有一套江湖规则。这个江湖规则看起来只属于离我们正常人很遥远的另一个世界,但若仔细分析起来,其实我们也一点也不陌生。江湖,其实是山寨版朝廷,同时,也是放大了的家族。排座次,定名分。这是中国社会最重要的学问之一,无论是在家庭还是在江湖,或是在庙堂。为什么这样说呢?比如,几个小学生刚学会识字,看完《水浒传》后在一起比记性,最容易相互考问的题目多半是一百零八将的排序以及他们的江湖绰号。中国人对排名是格外敏感,文革时,中国基本上对西方世界封闭,西方人是靠通过中国官方报纸上领导人排名顺序的变动,来推测中国政局的变化。排名学,几乎是中国人的必修童子功。年少时看《隋唐演义》许多精彩的故事情节可能已经忘记了。但多数人还能背出来,第一条好汉李元霸,第二条好汉宇文成都,第三条好汉裴元庆。排名学对中国社会来说,之所以如此重要,是中国几千年来是一个礼法社会。“礼”的核心是什么?是要讲规矩。这种规矩的核心是六个字:“排座次,定名分”。这个规矩和现代法律规则并不一样,现代法律的核心是基本权利平等,即天赋人权,人人平等,生存权、财产权不可剥夺。社会靠契约来调整,宪法是最权威的契约。一个穷光蛋和一个富翁在订立的合同面前,是平等的民事主体。“礼”则是强调等级差别的规矩,别亲疏尊卑,是传统中国社会最重要的事情。横向比,就是亲疏。谁是你的父亲,谁是你的爷爷,谁是你的叔父,谁是你的堂叔父,必须分得清清楚楚,同辈兄弟在一起论亲疏,要问是同父同母的,还是同父异母的,还是共祖父的,或是共曾祖父还是共高祖的。亲疏不同,感情固然不同,相应的权利义务也是不一样的。哥哥责备自己的亲弟弟,哪怕这个弟弟已经成年,好像天经地义,但去责备自己的堂弟弟,就没有那么理直气壮了。古代一个中国人离开家族,去外面的世界,一般说来首选是读书应科举,进入官场,那么同样,排座次是最重要的学问。这个大家没疑问,官场排座次,凭什么?凭官职的高低,官大一级压死人。级别是最高标准,开会坐主席台,一个人若是年纪大,级别大,对不起,在这个场合你不能倚老卖老了,谁叫你的官没有后辈大呢?座位往后排去。如果级别一样,那怎么排?看你所在的机构位阶高低,同样是五品官,从朝廷下来的比地方官员排在前面。——钦差例外,钦差代表皇帝,哪怕是七品官下来,也排在地方二品大员的前面,这不是这个七品芝麻官本人参加排序,而是他狐假虎威,皇帝的权威至高无上。如果两人在同一个衙门或位阶一样的衙门,官职级别又相同,按什么排呢?按科举。谁先中进士,谁就是前辈,排在前面。如果同级别的官员,同一届的进士,那就按年龄,年兄排在前面。总之,咱们中国人在家或不在家,两个人以上,就一定要把座次排好,分个你高我低,才能开始干工作。农村里办酒席,老人们在一起为坐上席要谦让许久。这正是中国排座次的重要性。等座次排定,才能动筷子吃饭。我国古代四大名著,可以说都是在写排座次,如果没有排座次,四大小说里的故事就没法讲下去。《三国演义》里,www.69077.com。刘、关、张三个毫无血缘关系人碰到在一起,很投缘,但必须桃园三结义,结拜兄弟,分出大哥、二哥、三哥,才能开始创业。还好,这种拟血亲的结义兄弟排序,和后来创业成功后朝廷里的排序是对应的,比较和谐。我们设想一下,如果后来当皇帝的是二弟或三弟,那把大哥刘备往哪儿排,大哥恐怕只能在二弟登基前光荣殉职。刘备的老祖宗汉高祖刘邦就碰到这个难题,当了皇帝后,他老爸还在。天下人都得听皇帝的,他去看老爸太公时,太公老老实实以臣子之礼接待儿子,家庭内的排序和官场的排序冲突了,刘邦很苦恼,萧何出了个主意,尊太公为太上皇,虽然没权力,但排座次的难题解决了。《西游记》里无论是天堂地狱,还是妖魔鬼怪的世界,也都要排座次分高低,玉皇大帝就是人世间的皇帝,手下的神仙按照官职高低排座次。孙悟空之所以造反,就是对排座次的结果不满意,先当了个弼马温,根本不入流;后来让他顶着个“齐天大圣”的虚衔,看管蟠桃园,可连参加王母娘娘主办的国宴,进场排座次的资格都没有了。后来取经路上,必须分师父、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弟。古代人到外面混世界,除了当官外,多是学手艺、学武艺或者做生意,就是这样按照家族的伦理,老大、老二、老三这样排下去。《红楼梦》那就更不用说了,在贾府这个大家族内,按辈份高低、大老婆所生还是小妾所生的嫡庶、同辈的年岁长幼,分得清清楚楚,王熙凤再威风八面,在嫂子李纨面前,表面上还得客客气气。《水浒》讲的是一帮江湖人士杀人放火受招安的故事,不能按照朝廷原有的官职分高低-。他们本来就是要反对现有的体制,也不能按家族内辈分、长幼排座次,那怎么办?如果座次不排定,长期处在无序状态,梁山水泊的事业就没法做下去了。《水浒传》的和所有的江湖故事一样,都有一段座次没排定的无序状态,这个时期内,老大、老二、老三的名分还没有确定,谁都有资格去争。和“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一个道理。春秋时有一个寓言,一只兔子窜进街市,所有看见的人都纷纷追捕,都想据为己有。兔子逃走后,众人纷纷止步,却对满街肉铺挂着的上百只杀死兔子漠不关心。为什么,前面那只兔子是无主的 ,谁抓住就是谁的;后面肉铺里的兔子,产权是明晰的,你只能用钱去买,否则就是偷窃抢劫。江湖上排座次,就是这种靠综合实力取胜。这种力量掺杂江湖地位、贡献、武艺、计谋等多种因素,说到底,就是对暴力资源的控制水平,谁控制的暴力资源最多,谁就是大哥。在忠义堂排座次之前,晁盖没死的时候,他的大哥位置是约定俗成的,因为他在众好汉中,领导的智取生辰纲,相当于武昌首义,当然地位很高。在林冲火并王伦后,当时的梁山已有个排序,这种排序的理由,林冲做了一番说明:晁盖第一把交椅在当时众望所归;接下来是吴用,林冲说的理由是:“学究先生在此,便请坐君师,执掌兵权。调用将校。须坐第二位。”接下来是公孙胜,理由是:“公孙先生名闻江湖。善能用兵。有神鬼不测之机,呼风唤雨之能,哪个及得?”坐了第三把交椅,林冲第四把交椅,接下来是刘唐第五,阮氏三兄弟第六、七、八,王伦手下的旧部杜迁、宋万、朱贵等人当然只能往后排。等江州劫法场后,宋江带了好多人上了梁山,力量远远大于晁盖主持梁山的时候,这下,必须要重新排座次,也就是利益必须重新分配。这次分配中,最大的难题是:晁盖和宋江,谁是真正的大哥。只有晁盖死了,这个问题迎刃而解,108将大排座次的时机才成熟。假托上天排出的忠义堂座次,非常有学问,精确地反映梁山上各种实力。排座次,无论在朝廷,还是在江湖,反映的就是分肉喝汤的方案,即资源如何分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