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剑、砺剑、亮剑!“尖刀”飞行员刘飞的三柄
更新时间: 2019-06-11

  ——记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飞行二大队大队长、 “全国向上向善好青年”飞行员刘飞

  刘飞,男,汉族,安徽天长人,1982年8月出生,2000年8月入伍,2003年6月入党,大学本科学历,空军中校军衔,现任南部战区空军某旅飞行二大队大队长,一级飞行员、指挥员、教员、四机机长。荣立二等功两次,三等功两次。2016年带领的飞行二大队被空军评为“双学”活动先进单位,2017年参加对抗空战竞赛考核获评“空战能手”,勇夺“金头盔”,被评为“全军军事训练先进个人”,2018年被评为“八桂最美国防人”,2019年被评为“全国向上向善好青年”。

  “刘飞”,拔剑而出,剑锋镌刻的二字直扑眼帘。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飞行二大队大队长、一级飞行员刘飞,就是这三柄利剑的主人。这是该旅根据飞行员完成任务情况授予的利剑,是荣誉的象征。

  作为守卫祖国南疆空天大门的战斗机飞行员,这些年,刘飞驾驭国产新型战机逐梦强军,上高原,飞极限,西征大漠,南赴远海,对接实战苦练精飞,履行使命奋勇当先,2017年在对抗空战竞赛考核中夺得“金头盔”,被评为全军“军事训练先进个人”。

  2015年初冬,南方某机场,一排披着大红花的国产新型战机整齐列阵停机坪。

  从改装之日起,刘飞就一头扎进航理学习和改装训练中。虽然已有800多小时的某型战机飞行经验,但为了尽快掌握驾驭新机的本领,他重新当回了“小学生”。围绕新机平台使用,刻苦钻研系统专业知识,一逮住机会就找专家请教,每天想的都是各种参数、系统设备使用方法。

  他和战友边学习边摸索边改进,共同编写《国产某型战机应知应会》《国产某型战机使用手册》等教材和资料,第一批完成改装任务,第一批担负战斗值班。

  2016年3月,刘飞因此获得所在单位颁发的第一柄利剑。执剑在手,刘飞誓言:仗剑而飞,不辱使命,争做名副其实能打胜仗的“尖刀”飞行员。

  那次,是他第一次挂载导弹模拟突击地面目标。机翼下,奇峰叠嶂,山水秀丽,刘飞驾机疾速掠过,加入攻击航线。搜索、锁定目标,按下发射按钮……然而,导弹却迟迟发射不出去。

  “如果这是战时,将会贻误战机。”第一次对地模拟攻击训练,狠狠地给刘飞当头泼了一盆冷水,强烈的本领恐慌感让他刻骨铭心:完成改装只是开始,精通战机武器全功能使用,钻研出机动灵活的战术,召之即来、制胜战场才是终极目标。

  理念的转变,是一次思想的升华。国产新型战机在原来基础上进行了大幅度改进,信息化程度更高,要熟练掌握并不是易事。使命催征,刘飞把练就打赢本领作为追求,像一棵干渴的幼苗,拼命吸取着新装备和信息化知识的养分。

  他和战友组成武器全功能开发课题攻关组,开始了对战机全新领域的学习和探索。一有空就找机务大队专业人员学习交流,研究机载信息化设备和武器操作使用,遇到难题就缠着工厂、研究所专家“打破砂锅问到底”,经常把专家难倒。

  为了验证某型导弹的战术运用,刘飞主动找工厂技术人员了解武器性能,查阅大量资料,从基本性能特点到作用机理、从发射时机到制导模式,逐个问题进行破解。练无对手、打无目标怎么办?他把友邻单位作为模拟突击目标,只要一升空,即按照实战要求对目标进行模拟突防攻击。

  纸上得来终觉浅,一切的战法都必须经过真刀真枪的检验。不久,刘飞在一次任务中奉命执行对地面目标突击任务。他带领僚机驾机升空后,按照事先规划的战斗航线隐蔽出航,直逼打击目标。

  “敌跟踪,敌跟踪……”耳机里突然传出语音警告。刘飞与僚机密切协同,不断向目标进逼。搜索、稳定截获、发射……导弹呼啸而出,烈焰浓烟腾起处,目标被成功摧毁。

  一次次的研究攻关和任务牵引,让刘飞和战友尝到了甜头:先后向工厂和科研单位提出36条设备改进升级建议,有力推动了新型战机作战效能的发挥。

  金头盔,是每名空军飞行员梦寐以求的至高荣誉。2016年11月,刘飞与战友驾机飞赴西北参加空军对抗空战竞赛性考核,第一次参加 “金头盔”争夺战。

  初生牛犊不怕虎。第一场,刘飞积极主动进攻,取得“一边倒”的有利态势。然而,有些轻敌的他很快在第二场空战中吃到苦头。

  “明明一直追着打,但在即将出交战空域时,对手一个‘鹞子翻身’急转,迅速锁定发射,自己未能机动摆脱,直接被‘干’掉了。”刘飞很是懊恼。

  胜战的金钥匙何来?唯有苦练精飞。空战训练时,他主动要求与老飞行员角逐,别人练一架次,他申请练两架次,别人“点到为止”,他却不“善罢甘休”,对抗就到极限。

  然而,事与愿违,由于磨合时间短、不熟悉新规,刘飞和僚机姬厚利在搭档之初,接连遭遇失利,成绩徘徊在团队中下游。

  失利让刘飞陷入情绪低谷。旅长靠上去帮他找原因:“飞行不能差不多就行,空战就短短几十秒,差一点就是成功与失败、生存与死亡的距离。”

  部队长的一句话启发了刘飞。为此,他观看空战视频近千架次,累计300多小时,6合开奖结果按照“精算、妙算”原则,抠上限、算数据,逐阶段、逐公里、逐时刻分析,利用外出驻训时机,登门求教兄弟部队优秀飞行员,化他人经验为个人财富。

  方法有捷径,功夫无捷径。训练中,刘飞每次都给自己“加餐”,设置最复杂险恶环境,怎么难怎么练。

  那段时间,正值酷暑。由于动作猛、载荷大,刘飞每次对抗下来都是满头大汗,大腿被勒出条条血痕。“一走下飞机,整个人感觉轻飘飘的,有时会不由自主地横着走”。

  功夫不负有心人,刘飞逐渐升至积分榜前列,入选旅出征2017年空军对抗空战竞赛性考核队伍。

  一回生,二回熟,再战大漠,刘飞褪去了往年的紧张,每次升空作战前,他都向搭档姬厚利的座舱轻松地打一个“ok”手势。自由空战相对速度大,留给飞行员反应的时间不过两三分钟,真正的一战定胜负。

  “我佯攻,你攻击。”进入空域后,刘飞向姬厚利发出信号,大速度前出诱敌, 一番交叉机动下来,刘飞处于被动态势。“拳头收回来再打出去才有力。”刘飞心里清楚,胜利的关键在于准确判断空中态势,一时的被动并不意味失败。垂直爬升、急转下降……电光火石的瞬间,刘飞连续进行战术机动,避开了致命一击。

  “目视发现敌机。”听到姬厚利报告的那一刻,刘飞感觉“稳了”。待雷达稳定截获,两枚导弹“嗖嗖”准确命中目标。

  刘飞所在的飞行二大队是旅尖刀大队,有着光荣的传统和过硬的战斗作风。随着部队转型建设的深入推进,大队在战斗力建设上还能不能有新的突破,“尖刀”的旗帜还能不能高高扬起?官兵们都把目光聚焦到了大队长刘飞身上。

  编制体制改革后,旅党委确立了锻造“基地拳头、空军王牌”的目标,从严立起实战练兵的鲜明导向。“训练当先锋,作战做尖刀,才能不断续写大队的辉煌与荣誉。”刘飞带领大队叫响“做制胜尖刀上的刀尖”战斗口号,注重“研、练、评”这三个环节,把实战化训练当日子过。

  初夏时节,南方某机场,刘飞和战友们刚飞完一个架次,立即走进战术评估室复盘评估空战情况。“研战是制胜之匙,通过复盘评估找找输的‘因’,挑挑赢的‘刺’,才能认清差距、补齐短板。”部队政委介绍,为务实训风演风,大队飞行员每完成一个架次对抗,刘飞都坚持要求现场评估,逐个环节找问题,检讨战术运用得失。 在严训严评中,一些与实战不符的细节被逐个挖出,逐项整改,训练中“套路”少了,“战味”更浓了。

  一次,在上级组织的演习演练中,刘飞与僚机飞行员丁超掩护友机突击蓝军阵地,与前出拦截的两架敌机遭遇。空战打响,从远距截获到短兵相接,双方陷入缠斗,刘飞与僚机密切配合,最终截获发射命中蓝军双机。

  默契的配合、灵活的战术、精准的打击,刘飞团队首次亮相就大放异彩,让兄弟单位刮目相看。成绩的背后,是他们夜以继日的付出和不知疲倦的探索。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下,一个个真实作战问题,在真打实抗中得到解决,大队整体作战能力稳步跃升。

  一次次极限挑战,一次次任务摔打,刘飞所在的飞行二大队成为名副其实的“尖刀大队”,飞行员人人获得旅党委授予的利剑。

  军人为战而生,因战而荣。仰望万里长空,刘飞仗剑在手,豪情万丈:“备战为打赢,我们时刻准备着。”